杭州鹭杭建材有限公司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杭州鹭杭建材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:杭州鹭杭建材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杭州鹭杭建材有限公司 火爆非常的新奇之作《乞丐王》,主角手段了得,值得收藏!

发布日期:2024-07-06 09:22    点击次数:114

第十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

这帮体育生,统共有二十多个,个个五大三粗,结实魁梧,他们就像一群训练有素的突击战士,一冲进来就摆开了阵势,而黄琨,就在这众星捧月中,傲然的走了进来。

此刻的黄琨,俨然一副老大的派头,胸有成竹又威风凛凛,一进门,他就大步来到讲台上,对着台下猖狂的叫道:“苏炎留下,其他人全部给我出去!”

黄琨仿佛是在下一道不容违抗的命令,语气特别凌厉,他压根没把我班的人放在眼里,一点不客气!

我班上的这些同学,原本特意留在教室看好戏,现在瞧黄琨的意思,他们连看戏的资格都没有啊,直接就被人给轰出去,这等于是被人打脸,大伙的脸色难免不好看,只是,面对黄琨,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黄琨见到众人还磨磨蹭蹭的,他立马愤怒地一拍桌子,凶狠道:“留下来的,我都当是苏炎的同伙给办了!”

这句话,杀伤力十足,我的那帮同学顿时跟避瘟神一样,疯狂地涌出教室,只有安杰还有心,满面纠结的看着我,我给了他一个没事的眼神,他才缓缓地离开了。

顷刻之间,我就被孤零零的抛弃在这,凄凉无比!

黄琨满意的笑了笑,然后让人把前后门关上了,不过,外面看热闹的人还是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里面,似乎谁也不想错过这么一场好戏。

待到一切妥当,黄琨就朝我走了过来,走到我旁边,他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,而后,他像是跟朋友谈心一样对我说道:“苏炎,你架子大了啊,我的人请你都请不动啊,还得我亲自过来,我的话不好使了是不?”

说这话的时候,黄琨的语气显得轻松,但他那一双眼,就跟鹰眼一样,散发着凶残的光,狠狠地盯着我。我都被他盯的毛骨悚然了。很明显,黄琨是动怒了,恐怕,我和他之间不闹到你死我活是不会休止的。但是,不到一定的形势,我不会走上那一步,我尽量让自己保持着从容,然后对他说道:“不是,只是快上课了,我不想逃课!”

我这个解释,很勉强,黄琨听了,都忍不住轻笑出声,他很不屑的对我道:“你是不是害怕啊,怕我又是把你叫过去打你吧,放心,我这人是讲道理的,不会动不动就打人!”

这话要是别人说,我或许还会相信,但从黄琨嘴里出来,听着就别扭,他还真把我当傻子了,我也不想跟他玩把戏,直入主题道: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

黄琨很亲切地搂住了我的肩膀,对我苦口婆心说着:“苏炎,本来呢,你在球场服软了,帮我说话了,我很高兴,不打算再找你麻烦。可是许墨那娘儿们,有点咄咄逼人了,她还在针对我,竟然把我以前违纪的事揪出来扣我学分,还说以后不让我在学校好过,这就让我有点受不了啊。我真不想得罪这样一个人,所以呢,你能帮帮老哥吗?”

我猜的果然没错,又是许墨针对了黄琨,弄得黄琨又来针对我,这还真是一个恶性循环。我不知道黄琨这次又想耍什么把戏,只能询问道:“怎么帮?”

黄琨笑了笑,虚伪道:“不用说,许墨这么做,肯定是为了维护你,听说她以前低调的很,不该管的事绝不会管,现在为了你,她揪着我的辫子不放呢!所以啊,你的面子还是挺大的,你帮我约下许墨,应该没什么问题吧,我真的只是想和她好好吃顿饭,和解和解,没别的意思,你能不能答应老哥啊?”

黄琨的每句话,都说的特别和善,仿佛真把我当亲弟弟了一样,但他的用意很明显,又是叫我约许墨,我现在更加确定了,黄琨就是居心叵测。如果说他仅仅想和许墨化解矛盾,那让我帮着向许墨求求情就行了,但他一而再再而三想要我约出许墨,这就必然是不怀好意了,他肯定对许墨有所图。

我虽然恨许墨,但绝不至于去害她,黄琨的这个要求,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,所以我很严肃的回道:“我已经跟你说过了,我和许墨不熟,你要约她,就自己去约!”

听到我的这个回答,黄琨的脸色顿时就变了,他慢慢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然后俯视着我,语气强硬道:“我来,不是跟你谈条件的,你没的选择,你今天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!”

黄琨话音一落,教室前后那些虎视眈眈的体育生,立即朝我缓缓聚拢了过来,他们一个个面露不善,凶神恶煞,仿佛,只要我再开口拒绝,他们就会把我给生吞活剥了!

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这帮人不小的威慑力,只不过,我不怕,我很从容地站了起来,然后转过身,目光冷冷的盯着黄琨,语气坚决道:“我都已经说了,这件事我无能为力,就是你拿刀架在我脖子上,我还是无能无力,我只是想好好读书。黄琨,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呢?”

这一下,黄琨是彻底惊愣了,他的眼睛都睁圆了,他原本以为,自己带着这群虎狼过来,对我恐吓两下,我就必然会妥协,可现在,我不仅没有妥协,反而镇定自若,一点没有畏惧之色,这让黄琨如何置信,他很不可思议的盯着我,问道:“你说什么,我没听清楚,你再说一遍!”

我挺直背脊,直面黄琨,一字一顿道:“我说,不要逼我!”

几个字,铿锵有力,与此同时,我的手已经伸进了裤兜,握住了弹簧刀的刀柄,我的眸光里,也闪出了锐利的锋芒,我已经不会再逃避,那么,就正面来吧,孤注一掷!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一瞬间,硕大的教室,突然陷入了绝对的寂静,那些原本朝我走过来的体育生,全部顿住了脚步,他们的脸上,现出了极度的震惊,所有人都不敢相信,我能在这种时候表现出这样的决然。尤其是黄琨,他现在的面色,就跟吃了屎一般,非常的难看,他已经被我气的肝疼了。倏然间,他便伸出了手,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,把我顶在了墙上,对我大骂道:“你想死吧,那我成全你!”

黄琨的劲很强,掐住我脖子的手也很用力,仿佛真有种掐死我的冲动。

我感觉呼吸不畅,脖颈很痛,不过,我的表情依然冷冽,只是内心里的火在极速燃烧。黄琨,你把我当狗一样,一欺再欺,我就是块豆腐,也被你逼出脾气了,我已忍无可忍!在这一瞬,我没有了其他任何想法,只想爆发出内心的火焰,不顾一切,豁出去。于是,我直接艰难的挤出了一丝笑,然后从窒息的喉咙里发出了涩哑的声音:“是你想死!”

说完,我紧捏着刀柄,拼了全部的狠劲,就要掏出弹簧刀,但这时,突然哐当一声,教室的前门被人霸道地踢开了,伴随而来的是一道极富威严的声音:“给我住手!”

这一道声音,于我来说,就像一盆冰水,瞬间把我的怒火浇灭了,我几乎是条件反射转过了头,看向了门口。这一次,关键时刻出来的救星,不是许墨,而是一个男人,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的男生。

我在学校认识的人不多,但这个男生我却认得,他叫李剑飞,是学校的大名人,人长的帅,身材健硕,性格温和,能力强悍,家里有钱又有势,才大二就当上了校学生会的副主席,是很多小女生心目中的偶像,他跟许墨一样,都是学校的焦点人物,走到哪里都光辉夺目。

所以,李剑飞一出现,立马就引起了骚乱,本来就拥挤的门口愈发的人满为患,很多的人都迫不及待地挤进了教室,刚好,我被黄琨死死掐着脖子的狼狈一幕,全部展露在了公众的视野当中。

我的形象,一跌再跌,此刻已然跌到了极点,不过,我现在却不在乎这个,我只是很好奇,李剑飞怎么会这么及时地出现在这。同样,掐着我脖子的黄琨,也是满脸的震惊,他连忙松开了我,对着李剑飞谄笑道:“李剑飞,你怎么来了?”

我现在见识到了,什么叫一山更比一山高,黄琨在我面前拽的跟皇帝老爷似的,现在面对李剑飞,他直接成小太监了,一脸的恭维。

确实,李剑飞是大二的学长,又是学生会的副主席,在学校人脉极广,他黄琨只是大一新生,混的再好,也绝不敢得罪李剑飞。

对于黄琨的笑问,李剑飞并不多加理睬,他进到教室,边走边扫视了一下现场的情况,最后,他停在黄琨身前,冷声问道:“你又在闹事?”

李剑飞的语气,十分冷淡,却又带出了无限的威严,他一个人,就有着无可抵挡的气势,黄坤那伙人在他面前,顿时黯然失色了,可见,李剑飞着实非同寻常。

黄琨不敢怠慢李剑飞,赶忙着解释道:“没有,我哪会闹事,我只是在这跟苏炎同学谈谈心,开个玩笑而已,并没有什么冲突!”

李剑飞听完,转头看向了我,轻描淡写的问道:“是这样的吗?”

听到李剑飞这么问,黄琨狠戾的目光又向我扫了过来,他明显是在威胁我,示意我别乱说话。

我当然不会在意黄琨的威胁,我也不是不想揭露黄琨的恶行,毕竟,我和他,已经不可能和平相处了,妥协已经没用。但是,这李剑飞什么来路,我目前还不清楚,即使我说出真相,他也不一定给我撑腰,我没必要找不自在,所以,我还是违心地应承道:“恩,我们闹着玩呢!”

李剑飞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,然后重新把目光对准了黄琨,语气凌厉道:“黄琨,你们以前怎么闹,我不管,但我希望你以后不准再找苏炎麻烦了!”

李剑飞的这话,不是商量,而是命令,不容置疑的命令,他骨子里的霸气,顿时展露无遗。

黄琨被李剑飞这么一说,脸上明显有点挂不住了,但他好像没胆子去和李剑飞叫板,只是很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李剑飞横眉一扫,莫测高深道:“没有为什么,你只要明白,你欺负苏炎,就是和我李剑飞过不去!”

这一刻,李剑飞真的就如王者一般,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无形的威严,他的语气里,皆是自信,那是一种不需要装逼都魅力无穷的自信。谁都抵挡不住这样的魅力,门口那群看热闹的女生,甚至花痴的口水都几乎流了出来,还有人情不自禁地呢喃着:“太帅了!”

大家崇拜李剑飞的眼神,和看我那鄙夷的眼神,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,我就像是一只臭水沟里的蟑螂,李剑飞则仿如高高在上的天神,让人敬佩膜拜。就连我,都不自觉对这位魅力四射的人物产生了好感,只是,有一点我还不明白,李剑飞为什么要帮我?

在我疑惑之际,李剑飞径自忽略了黄琨,走到了我身边,随即,他把手搭在我肩上,柔声道:“我们走!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男生小说研究所杭州鹭杭建材有限公司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